斯特拉迪亚 (7/12)

上一段

街上又是人山人海,一片喧闹的声音,震耳欲聋。

「这么许多人往哪里拥呀?又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什么 代表团吗?」我心里思忖着,同时惊讶地望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我向身旁的一个人问道:

「这些人急急忙忙上哪儿去呀?」

这个人用愤恨的目光扫了我一眼,显然是我提出的愚蠢问题把他激怒了。他转过身去不理我。

我问了第二个人,又问了第三个人,但是回答我的只是鄙夷的沉默。

最后,我终于遇到了一个熟人,我跟他是由于创办一家爱国报纸而结识的。(在这个国家里,每夭都有几家报纸创 刊。)

「这些人急忙上哪儿去呀?」我提出了同样的问題,浑身却直打哆嗦,生怕这位爱国志士也跟其他人一样叫我难堪得无地自容。

「真不害臊!」他低声责怪我说,露出一副愠怒的神 色,嗓音也发不响了。

「请原谅我,我不是有意要叫您生气,我只是想问一问……」

「问得可妙呀!您住在哪个星球呀?您提的问题连畜生也明白,您怎么不害臊?我们的国家遭到了不幸,我们作为祖国的忠实儿子,全都赶去援助,而你却还在稀里糊涂,到现在还不知道这样重大的事件!」这个熟人讲给我听,他的声音充满着爱国主义者的悲愤。

我解释了好半天,连连为自己的鲁莽行为致歉,请求他谅察。

他火气平息下来,就告诉我说,一个黩武的民族侵犯我国南方领土,在那里胡作非为,无恶不作。

「今天传来消息,」他说,「昨夜敌人捣毁许多人家, 烧毁房屋,抢劫牲畜!」

「这真可怕!」我打了个冷战,心里立刻下定决心,要奔赴祖国的南方,跟敌人一决胜负,——我十分同情无辜的遭受苦难的人民。这时刻,我压根儿忘了自己年事已高,体弱多病,我只觉得自己斗志昂扬,精神抖擞。

「面对敌人的烧杀掳掠,我们能无动于衷吗?」

「不,不能!」我高声说道,我被熟人的激昂的言词鼓舞起来,「要不真是罪孽深重!」

「就因为这样,我们才急忙赶去开会。每个有觉悟的公民都将参加大会,不过每个人要根据自己的职业,各就各位。」

「为什么要这样?」

「哼……您问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的观点各不相同!但是每个大会都会一致通过了爱国决议。大会决议愈多,力量愈大,主要是因为事情一旦涉及到亲爱的祖国,我们都能万众一心,同仇敌忾。」

一点不错,人群开始分成一个个队伍,朝不同的方向拥去,奔向大会的场所。

不言而喻,我不可能出席所有的大会,因此就跟我的熟人同行,走向警察和司法系统官员聚会的地方。

我们走进一家旅馆的宽敞的大庁,那里已经布置好会场,放着一排排座椅,另外给会议召集人准备了一张桌子,上面铺着绿呢台布。爱国的公民分别在大厅里就座,会议召集人坐到桌子后面的座位上。

「朋友们!」一个召集人开始说道,「你们都知道我们开会的目的。我们赶到这里来,都怀着崇高的殷切的期望,要阻止敌军进一步侵犯我国南方领土,要援助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同胞。但是,你们也都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首先需要选出大会主席、副主席和秘书。」

经过七嘴八舌的一番争议以后,大家选出了主持会议的这个召集人当大会主席,另外两个召集人当大会副主席和大会秘书。

按照规定的程序,大会主席闭成员向与会者表示谢意,感谢他们给予的信任。然后,大会主席摇了摇铃,宣布大会正式开始。

「谁发言?」他问道。

第一排有一个人站起身来,他说大会应该向政府和伟 大、英明的政治家致敬,后者一定会向国王禀报他们的赤胆忠心。

与会者赞同他的提议,于是立刻草拟了一份底稿,大会鼓掌通过,但要求再作一些文字上的润色。

发言一个比一个精彩。每一篇演讲词都充满了对祖国的无比热爱,对敌人的极端仇恨。所有发言的人都对第一个发言人的提议表示同意,并且一致认为,由于局势紧迫,必须毫不迟延地通过一项强有力的决议,以最严厉的词句谨责敌方的野蛮行径。

于是立刻选出三个擅长动笔的人,负责根据上述精神去拟写决议。

这时候,有一个人掏出一份写就的决议,请求大会允许他宣读。

他得到了准许,开始念道:

「今日出席大会的司法和警察系统的官员们,遽闻我国南方边境日益严重的不幸事件和敌方的野蛮行径,深感不安和震惊。我们认为自己有责任通过下列决议:

  1. 我国同胞在这些地区遭受如此的不幸,我们表示深切的同情和关怀。
  2. 我们最强热地谴责敌人的野蛮行径,我们高呼『打倒敌寇!』
  3. 我们怀着鄙夷的、愤激的心情,断定侵犯的敌人是个没打弁化的民族,我们是他们的文明邻邦,根本不值得予以理会。」

这份决议的基本内容一致通过了。在逐条热烈讨论的时候,大家都认务:在第二条「野蛮」这个词的前面还应加上「极端的」字样。

接着,大会授权主席团签署决议,出席会议的人秩序井然地离开了会场。

街上又是一片喧闹,挤满了从无数会场散出来的人群。从人们的脸容看得出他们如释重负的喜悦心情,因为他们刚刚履行了艰重的、但又十分崇高的职责。

从四面八方传来类似这样的谈话:

「其实沒有必要这样小题大做。」一个人说。

「怎么没有必要?只有这样做,才好得很。您这是怎么啦,在动什么脑筋?对付这些畜生,就得狠,毫不留情。」第二个人忿忿地说。

「我懂得,你就别教训我吧,但是这样干可不行,失掉 分寸啦。」第一个人反驳说。

「对他们这帮子,你还讲什么分寸?你说也许他们不会作恶多端,是不是?就算是这样,叫他们读读我们的决议,让他们检点裣点自己的行为,也是理当如此的。」第二个人坚持自己的观点,气愤得声音也颤抖了。

「我们是文明的民族,气量应该大一些。此外,我们还得小心谨慎,别伤了邻邦的和气。」这个爱好和平,颇知分寸的人讲了这一番道理。

傍晚时分,各报已经刊登出当天在爱国大会上通过的无数决议。没有一个人不急忙赶来援助国家。报纸登满了工会、青年、教师、军官、工人、商人、医生、文牍员等各行各业关于祖国南方不幸事件而作出的一个个决议。总而言之,没有一个人袖手旁观。所有的决议都贯穿着同样一个精神,措词尖锐激昂,每一份决议中都有「深感震惊」、「我们最强烈地谴责」等字样。

晚上,城市又沉浸在欢乐之中,然后,斯特拉迪亚的热爱和平的英男儿子们进入了安安稳稳的甜蜜无比的梦乡。

第二天,斯特拉迪亚的其他各地区都发来了消息,没有一个角落不通过关于「最近不幸事件」的慷慨激昂的决议。

这个生气勃勃的民族,这个具有高度觉悟和自我牺牲精神的民族大大地鼓舞了我。我不禁从心坎里发出了欢呼:

「斯特拉迪亚,即使其他的民族都灭亡,你也永远不会 灭亡!」

就在这一瞬间,我耳边又响起了这个极乐国土上恶魔的狞笑:「哈,哈,哈!」

我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下一段

Ознаке:, , , , , , , , , , , , , , , ,

About Домановић

https://domanovic.wordpress.com/about/

Оставите одговор

Попуните детаље испод или притисните на иконицу да бисте се пријавили:

WordPress.com лого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WordPress.com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Google+ photo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Google+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Слика на Твитеру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Twitter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Фејсбукова фотографија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Facebook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Повезивање са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