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拉迪亚 (1/12)

我看到一本旧书,鬼知道这本书怎么会落到我的手里,里边有一篇十分有趣的故事。故事讲到的那个朝代,真教人觉得荒唐可笑:法律上规定这样那样的自由,实际上没有一星半点自由;尽是登台演讲,著书立说,大谈农业问题,可是不见有人种田;满口仁义道德,一本正经,背地里却男盗女娼,世风不古;个个聪明绝顶,但英雄无用武之地;到处宣传厉行节约,私下里却一味挥霍浪费;随便哪个放印子钱的地痞流氓,花几个子儿就能买到「伟大的爱国志士」的称号。

这篇怪小说的作者,或者说是游记的作者(我自个儿也闹不清楚,从文学体裁上来看,这应该算是哪一类作品;可是我又不愿意去请教专家,因为按照塞尔维亚的规矩,他们准会把这个问题提交最高法院全体会议讨论;有些人的本职是绞脑汁,就让他们专门绞脑汁去吧,其余的人根本不必操什么心思,只管过过快活日子好了)……喏,这篇怪笑说的作者,或者说是游记的作者,是这样开头的:

「我一生的五十个年头全花费在环球旅行上。我见过许多城市,许多乡村,许多国家和民族,还有形形色色的人们。最令我惊讶不止的是居住在某天府之国的一个少数民族。我这就给您讲讲那个得天独厚的国度,不过我心里有数,不论是现在我活着的时候,还是在我命归西天之后,谁看到这篇故事,都决不会相信我说的是真话……」

讲故事的真俏皮,来了这么个开头,我倒非把整个故事看完不可。等我看完故事,我又熬不住再源源本本讲给别人听。不过为了使您不致怀疑我摆噱头招揽读者,我在一开头的时候就先老老实实讲清楚,这本书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这个作者写得天花乱坠的事情都是编造的。不过说来也真奇怪,鄙人却相信他编造的故事,认为他讲的句句是实话。

下面一百年以前,我的父亲在打仗时身负重伤,当了俘虏,被驱逐出境。他在异国外邦,娶了个奴隶姑娘,凑巧是个同乡。结亲以后,就生下了我。可是我刚满九岁,我的父亲死去了。他在世的时候常常给我讲述我们的祖国,我们国家里的无数英雄,纯挚的爱国主义,为争取自由的流血战争,崇高的品质和自我牺牲精神——为了拯救祖国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他讲了我们民族的光荣历史,临终的时候叮嘱我说:「儿啊,我没有福分死在我亲爱的祖国,我的尸骨也将不能埋在我为争取自由用鲜血灌溉过的神圣土地里。由于命运的作弄,在我闭上眼睛长眠之前,我享受不到我亲爱的祖国的自由光辉。但是我的血并不白流,自由的火焰将照亮着你,我的儿子;照亮着你们,我的孩子们。去吧,我的儿,当你踏上祖国的土地,你要亲吻它的泥土。去吧,你要热爱自己的祖国,你要懂得,这个英勇的国家和我们的人民肩负着伟大的使命。去吧,享用自由去从事美好的事业,让我这个做父亲的能为你感到骄傲。你要记住,那块土地上也洒过我的鲜血,你的父亲的鲜血,正象我们英勇卓越的祖辈多少世纪来曾用他们高尚的鲜血灌溉过那块土地……」

父亲一边说,一边搂住我,吻着我,泪水沾湿了我的前额。

「去吧,我的儿,上帝保佑你……」

他的话说到这里猝然中断——我善良的父亲死了。

父亲死后满一个月,我就背起背包,拿着手杖,周游世界去寻找我的可爱的祖国。

五十年来,我走遍天涯海角,周游异国外邦,可是没遇到一个国家象父亲所讲的那样,哪怕有一点儿相象的也没有。

但是,在寻找祖国的过程中,我倒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国家,许多有趣的人——我现在马上将给您听。

一个炎热的夏天。烈日当空,烤得脑子都快熔化啦。天气闷热,头发晕,耳朵嗡嗡直响,口渴得要命,眼睛痛得厉害,我要费好大的劲才能够看清一些东西。我浑身汗淋淋的,一套旧衣服沾满了尘土。我累坏了,没有一点力气,慢吞吞地拖着脚步走。忽然间,就在我的面前,在约莫要走半小时路那么远的地方,有一座白色的城,两条河流的波涛拍击着城墙[1]。我全身顿时增添了力量,把疲劳撒在一边,急忙朝着这座城走去。我走进河岸。两条巨大的河流溅浪汩汩,冲刷着城的围墙。

我激动得心怦怦乱跳;我摘下帽子,从凿凿高山那边来的清风吹拂着我汗涔涔的脑门子。我仰望苍穹,跪倒在地,噙着眼泪呻唤着:

「伟大的上帝!请赐予我智慧,请聆听一个孤儿的祈祷,他正在周游世界寻找自己的祖国,自己父亲的祖国!」风还是从远处蓊郁的崇山峻岭吹来,而天空保持着缄默。

「亲爱的风呀,请你告诉我,你从那葱茏的群山吹来的,那就是我的祖国的山岭吗?亲爱的河水呀,请你们告诉我,你们正在冲洗这座光荣城市的围墙上我们祖辈留下的血迹吗?」万籁俱寂,一切都默默无言,但是有一种惬意的预感、一种内心的声音在对我说:

「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祖国!」

突然间,一种声响引起我的悉心注意。我看见在稍远的岸边有一个渔夫,他的船紧靠在岸边,自己在修补渔网。我只顾沉浸在激动之中,刚才没看见他。我走到他身边,向他问好。

他默默地瞧了我一眼,继续埋头干自己的活儿。

「在河那边,是什么样的国家呀?」我问他,焦急得身子直打哆嗦。

他耸耸肩头,从牙缝里吐出一句话:

「嗯,那儿有个国家。」

「叫什么名字?」

「这我可不知道。我看见那边有个国家,至于叫什么名字,我没问过。」

「你不是从那边来的?」

「我住在这边,从这儿走半个钟头就到,我是在这块地方出生的。」

「那不是我祖辈的土地,不是我的祖国。」我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问道:

「这样说来,你对那个国家一点都不了解?它难道没什么出名的吗?」

渔夫沉思起来。他放下渔网,看来想起了什么事儿。他沉默半晌,才开口说:

「听说,那边猪很多。」

「难道它出名的只有猪吗?」我不胜惊讶地问。

「那儿还有许许多多蠢事儿,可是我对那些事儿不感兴趣!」他淡漠地打了个呵欠。

「猪加上蠢事儿?!除此以外,你再也没听到什么啦?……」

「人家说,除了猪,他们的部长特别多,有拿养老金的,有暂时离职的,就是不肯派到别处去。只有猪肯运出去。」

我认定渔夫在跟我开玩笑,就忿忿地说:

「你胡扯什么,你当我是个傻瓜不成?」

「你出钱,我送你渡过河,你自己到那边去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对你说的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我没有在那里呆过,一点不了解那边的情况。」

我心里想,「不,这不是我的亲爱的祖国。我的祖国英雄辈出,进行过伟大的事业,具有光辉的历史。」但是渔夫那含含糊糊的答话反倒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想我已经到过那么多国家,这个国家也去瞧瞧吧。我跟渔夫讲定,就坐上了他的船。

渔夫给我摆了渡,我付给他船钱。当我登上岸时,他已经划船回去了。

下一段

 

[1] 指贝尔格莱德,位于萨瓦河和多瑙河汇流的地方。

Ознаке:, , , , , , , ,

About Домановић

https://domanovic.wordpress.com/about/

Оставите одговор

Попуните детаље испод или притисните на иконицу да бисте се пријавили:

WordPress.com лого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WordPress.com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Google+ photo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Google+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Слика на Твитеру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Twitter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Фејсбукова фотографија

Коментаришет користећи свој Facebook налог. Одјавите се /  Промени )

Повезивање са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