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历史

领袖 (3/3)

上一页

第一天这样过去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也一样的成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只是些微不足道的障碍:他们头朝下跌进沟里,然后掉进水沟;他们擦过树篱和黑莓灌木丛;几只胳膊和腿断了;一些人的头上挨了一击。但这一切的痛苦他们都忍下来了。几位老人死在路上了。「他们即使呆在家里也会死的,更不用说在路上了!」那个发言人说,鼓励其他人继续往前走。几个一、二岁的小孩子也丧生了。父母坚强地忍着心痛、难过,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孩子越小,悲伤就越少。「这样悲伤会少点。但愿父母在他们满足结婚年龄的时候,永远不会失去他们的孩子。如果孩子们命中注定要丧生,那早点会更好一些。这样就不会过于悲伤!」发言人再次安慰他们。有些人用布包住头部,冷敷伤口。其他人则吊着胳膊。所有人衣衫褴褛。他们的衣服零零碎碎地挂在身上,但他们还是高高兴兴地继续走。如果不是他们被饥饿折磨了好几次,这一切就更容易忍受了。但他们必须继续前进。

一天,一件更重要的事发生了。

领导者走在前面,被最勇敢的人包围着。(其中有两人失踪了,没人知道他们去哪了。人们普遍认为他们背叛了自己的事业,逃跑了。有一次,发言人提到他们可耻的叛徒行为。只有少数人认为这两个人死在了这条路上,但他们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以免吓唬其他人)。剩下的人跟在他们后面。突然间,前路出现了一个巨大而深邃的岩石峡谷——一个真正的深渊。斜坡太陡了,他们不敢再向前走了。即使是最勇敢的人也停下脚步看向领导者。他皱着眉头,低头沉思,大胆地往前走,并用他特有的方式在前面敲拐杖,先是向右,然后是向左。很多人说,这一切让他显得更加崇高。他一言不发,也没有看向其他人。当他越来越靠近悬崖时,他的脸上没有恐惧。即使是最勇敢的人,他的脸也变得苍白如死,但没有人敢警告这位勇敢而睿智的领导者。再走两步,他就到了边缘。人们都在颤抖,害怕得睁大了眼睛。最勇敢的人正准备拦住这位领袖时(即使这意味着违反纪律),他却一步两步地跳进了深沟。人们瞬间混乱了起来,哀嚎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此时,恐惧占据了上风,甚至有些人逃跑了。

「 坚持住,兄弟们!急什么?你是这样信守诺言的吗?我们必须跟着这个智者,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会毁掉自己的。走吧,跟着他!这也许是最大、最后一个危险、障碍。谁又知道呢?也许在这条深谷的另一边,我们会找到一片上帝赐给我们的广袤肥沃的土地。继续走吧!没有牺牲是不会找到任何地方的!」这是发言人的忠告,他也向前走了两步,消失在深谷中。最勇敢的人紧随其后,接着所有人都跳了进去。

在这巨大的峡谷陡坡上,有人在哀嚎、呻吟、摔倒。肯定有人发誓,觉得他们不会活着出去,更不用说毫发无伤了。但人类的生命是顽强的。领袖异常幸运。他挂在了灌木丛上,因而没受伤。他慢慢爬起来,四周都是哀嚎和呻吟声,但他沉默不语,一动不动。有几个受到打击、非常生气的人开始骂他,但他没有理会。那些在跌倒时能抓住灌木丛或树的幸运的人努力地爬了出来。有的人断了腿、有的人断了胳膊,有的人头破血流。除了领导者,大家受了伤。他们皱起眉头看着领袖,痛苦地呻吟,但领袖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他一声不吭,像一个沉思的圣人!

一段时间过去了。队伍里的人越来越少。他们每一天都在付出代价。有的人离开了队伍,原路返回了。

一大批人现在只剩下大约二十个人。他们憔悴疲惫的脸上透露出绝望、怀疑、疲劳和饥饿,但没有人说一句话。他们和领导者一样沉默,步履蹒跚。就连那个精力充沛的发言人也绝望地摇头。这条路确实很难走。

人数每天都在减少,直到只剩下了十几个人。他们面带沮丧,没有对话,只有呻吟和抱怨。

他们看起来更像残疾人。有些人拄着拐杖,有些人吊着胳膊,他们的手上缠满了绷带。即使他们想做出更多牺牲也无能为力了,因为他们的身上伤口太多了,多到已经没有别的地方能增添新的伤口了。

即使是最强壮最勇敢的人,也已经失去了信心和希望,但他们仍然在挣扎。他们努力地蹒跚而行,并抱怨着,痛苦地挣扎着。如果他们不能回去,又能做什么呢?在这条路上牺牲了这么多,现在就要放弃吗?

夜暮降临,他们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着,突然发现领导者已经不在他们面前了。他们刚往前走了一步,又掉进了一个深谷。

「哦,我的腿!哦,我的手!」四周回荡着哀嚎和呻吟。一个微弱的声音甚至骂了一句这位可敬的领袖,但随后又安静下来。

太阳出来的时候,领导者坐在那里,和他被选为领导者的那一天一样,他的外表一点都没有变化。

发言人爬出峡谷时,后面跟着的两个人一起爬了出来。他们面目全非,浑身血淋淋的。当他们转过身来想看看还剩下多少人时,但只有他们三个人了。他们心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绝望。这个地区是未知的,充满丘陵和岩石,没有其他路可走了。两天前,他们遇到了一条路,但领导者领着他们,没走那条路。

他们想起了在这次荒唐的旅行中死去的许多朋友和亲戚。一种比四肢残废更强烈的悲伤压垮了他们。他们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毁灭。

发言人走到领导者面前,用一种充满痛苦、疲惫又颤抖的声音说。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领导者默不作声。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我们把自己和家人交在你手中,跟随你,离开了我们的家园和祖先的坟墓,希望我们能离开贫瘠的土地,可以免于灾难,以拯救自己。但你却以更糟糕的方式毁了我们。本来有两百个家庭跟着你,但你现在看看还有多少人!」

「你是说每个人都不在这里?」领导者没抬起头咕哝了一句。

「你怎么能问这样的问题?抬头看看!数一数我们还有多少人在这不幸的路程上!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死了都比这样残废好。」

「 我看不见呢!」

「 为什么?」

「 我是盲人。」

一阵死亡般的寂静。

「 你是在路程中失明的吗?」

「我生下来就是盲人!」

三个人绝望地低下了头。

秋风阴森地吹过群山,吹倒了枯叶。雾在山上盘旋,乌鸦的翅膀在寒冷的雾气中扇动。一阵不祥的叫声在周围回荡着。太阳被云层遮住了,云层滚滚而过,越走越远。

三个人惊恐地看着对方。

「现在我们能去哪?」其中一个人严肃的咕哝着。

「不知道!」

专门为《拉多耶 • 道曼诺维奇》项目由江邦尼翻译、寿治平校对

领袖 (2/3)

上一页

第二天,所有有勇气远行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两百多户人家来到指定地点。只有少数几个人留在家里照顾自己的老家园。

看到这一大群不幸的人,由于不幸的命运而迫使他们放弃了出生和埋葬祖先的土地,实在是令人痛心。他们的脸憔悴、疲惫不堪、晒黑了许多。多年漫长而艰苦的岁月所遭受的苦难对他们的影响颇深,描绘出一幅痛苦和绝望的画面。但就在这一瞬间,人们看到了第一缕希望的曙光—当然还夹杂着思乡之情。一颗颗泪珠顺着许多老人皱巴巴的脸流下来,他们绝望地叹了口气,带着不祥的预感摇了摇头,他宁愿留下一段时间,这样他也可以死在这些岩石中,而不是寻找一个更好的家园。许多妇女大声哀悼,并向她们即将离开的坟墓中死去的亲人告别。那些人竭力装出一副勇敢的样子,大声喊道: 「喂,你们愿意继续在这该死的土地上挨饿,住在这些破房子里吗?」——实际上,如果可能的话,他们最希望的是能够把整个被诅咒的地区和破旧的房子都带走。

每一群人都像往常一样吵吵嚷嚷。男人和女人都焦躁不安。孩子们在妈妈背上的摇篮里哭叫。连牲畜都有点不安。这里的牛不多,有一头小牛,和一头瘦削驼背、头大腿肥的砍柴马,他们把旧地毯、袋子,甚至两个麻袋装在马鞍上,可怜的牲口在重压之下摇摇晃晃,但仍然强打着精神,时不时发出嘶嘶声。其他人在装驴子;孩子们用皮带牵狗。说话,喊叫,咒骂,哭泣,哀嚎,吠叫,嘶嘶——充满了整个空间。就连驴子也会叫几声。但是领导者一句话也没说,好像这件事与他无关似的。一个真正的智者!

他只是低着头,静静地坐着。他时不时地啐口唾沫,仅此而已。但由于他奇怪的行为,他的声望越来越高,正如人们所说,对他来说,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可以听到以下对话:

「我们应该很高兴能找到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我们没有他就走了,上帝不会允许的,我们会死的!我告诉你,他有真正的智慧!他沉默不语。他还没说一句话!」一个人一边说,一边带着尊敬和自豪的目光看着领袖。

「他该怎么说?说得多的人,想得也不多。聪明人,这是肯定的!他只是沉思默想,什么也没说,」另一个人补充道,他也带着敬畏的目光看着领袖。

「领导这么多人可不容易啊!他必须集中思想,因为他手头有一份重要的任务,」第一个人说道。

是时候开始走了。不过,他们又等了一会儿,想看看是否有人改变主意,跟他们一起去,但既然没有人来,他们就不能再逗留了。

「我们是否该走了?」他们问领袖。

他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

最勇敢的人立即聚集在他周围,以便在发生危险或紧急情况时随时待命。

领导者皱着眉头,低着头,走了几步,庄重地在自己面前挥舞着手杖。聚集的人跟着他走,喊了几声:「万岁!」他又走了几步,撞到了村厅前的篱笆上。在那里,他自然地停了下来;所以那群人也停了下来。然后,领导者向后退了几步,用手杖在篱笆上敲了几下。

「我们该做什么?」他们问。

他没有说话。

「我们应该怎么办?把篱笆拆了!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你没看到他用手杖教我们怎么做吗?」站在领袖周围的人喊道。

「门在那儿!门在那儿!」孩子们尖叫着指着对面的大门。

「安静,安静,孩子们!」

「上帝保佑我们,这是怎么回事啊?」一些女人在胸前画着十字。

「住嘴,他知道该怎么做。把篱笆拆了!」

刹那间,篱笆倒了,就好像从来没有过。

他们越过了篱笆。

他们刚走一百步,领导者就跑进一大棵荆棘丛里停了下来。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自己拉出来,然后开始用手杖向四面八方敲打。没有人挪动。

「现在怎么了?」后面的人喊道。

「把荆棘砍下来!」站在领袖周围的人又喊道。

「荆棘丛中有路!就在这里!」孩子们,甚至后面的许多人都尖叫起来。

「有路!有路!」领袖周围的人愤怒地模仿着他们。「我们这些瞎子怎么知道他要带我们去哪里?不能人人都下命令。领袖知道最好最直接的路线。把荆棘砍下来!」

他们一头扎进去清理道路。

「哎哟」一个被荆棘卡在手上的人和一个脸被黑莓树枝击中的人喊道。

「不努力就一事无成,兄弟。你们得努力才能成功,」队伍里最勇敢的人回答道。

一番努力过后,他们穿过了荆棘丛,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后,他们遇到了一排木栅栏,木栅栏也拆了,就继续往前走。

第一天他们走的路很少,因为他们遇到很多相似的障碍。但他们只有一点点吃的,有些人带了一点干面包和奶酪,但其他人只有一点面包充饥,甚至还有人什么吃的也没有。幸运的是,现在是夏天,路上的果树随处可见。

所以,虽然第一天只走了一小段,但他们还是觉得很累。没有很大的危险出现,也没有事故发生。自然,在这么大的任务下,这种事就微不足道了:一个妇女的左眼扎了一根刺,她用湿布盖住了;一个孩子嚎哭着,一瘸一拐地倒在一根圆木上;一位老人被黑莓树绊倒,扭伤了脚踝;男子伤口撒上碎洋葱后,勇敢地忍着疼痛,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在领队身后。 (确切的说,一些人说老人脚踝扭伤是在说谎,其实那是装的,因为他很想回去。)慢慢地,几乎所有人胳膊上都有刺、脸上有划痕了。男人们忍受这一切,女人们诅咒离开故乡的时刻,孩子们自然也开始哭,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辛苦和痛苦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非常令每个人喜出望外的是,领导者毫发无伤。坦白的说,他被保护的非常好,但他仍然是幸运的。第一天晚上,营地里的每个人都在祈祷、感谢上帝,希望每一天的路程都很顺利,任何不幸都不要发生在领导者身上。接着,一个勇敢的人开始说话。他的脸已经被黑莓树丛刮伤,但他没太在意。

「 兄弟们,」他开始了。「感谢上帝,一天的旅程就这么过去了。路程不容易但我们都坚持下来了,我们都知道这条艰难的路会带我们走向幸福。愿全能的上帝保护我们的领袖不受任何伤害,让他继续带领我们成功。」

「如果所有事都像今天一样,明天我就要失去另一只眼了!」一个妇女生气地说。

「 哦,我的胳膊!」那个老人哭泣着,被妇女的言论鼓舞。

孩子们一直在抱怨,一直在哭,为了能听见发言人的声音,母亲很难才把孩子们哄安静。

「 是啊,你要失去另一只眼,」他突然生气,「你甚至会失去两个!对一个妇女来说,为了这么伟大的事业失去眼睛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事。真丢人!你难道没想过孩子的健康吗?让我们一半的人在这场努力中死去!这有什么区别呢?一只眼是什么?当有人带领我们、带我们奔向幸福的时候,你的眼有什么用处呢?我们仅仅为了你的眼睛和那个老人的腿就应该抛弃我们的事业吗?」

「他在说谎!那个老者在说谎!他是装的,这样他就可以回去了,」声音在四面八方回响。

「兄弟们,谁不想继续往前走了,」这人又开始说话了,「让他回去吧,别在这抱怨、煽动我们这些人了。就我而言,只要我活着,我将继续追随这位智者。」

「我们都会追随的!只要我们活着,我们会一直追随他!」

领导者沉默着。

每个人都看着他,低语着:

「他沉浸在他的思考中了!」

「一个智者!」

「看他的前额!」

「一直皱着眉头!」

「认真思考的!」

「他是勇敢的!这在他身上都能看到。」

「说得没错!篱笆,栅栏,荆棘– 他费力地度过了这一切。他闷闷不乐地敲着他的手杖,一言不发,你得猜猜他在想什么。」

下一页

领袖 (1/3)

「兄弟们,朋友们,你们所有的话我都听了,现在请你们听我说。只要我们还继续待在这个贫瘠的地区,我们所有的讨论和谈话都毫无价值。在这沙质的土壤和岩石上,即使是在雨季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生长,更不用说在这种我们从未见过的干旱中。我们还要这样聚在一起白费口舌多久?牲畜没有食物就要死了,很快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也会挨饿。我们必须找到另一个更好、更明智的解决办法。我认为最好离开这片干旱的土地,到世界上去寻找更好更肥沃的土壤,因为我们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了。」

一位贫瘠省份的居民在某次会议上用疲惫的声音如此说道。我认为,你们和我都不在乎那是在哪里和什么时候。重要的是要相信我,这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某个地方,就足够了。老实说,有一段时间我以为我不知道怎么编造了这整个故事,但渐渐地,我将自己从这个可怕的错觉中解脱出来。现在我坚信,我会把真实发生的事情和一定发生在某个地方和某个时间发生的事情叙述起来,我绝不可能编造出来。

听众们面色苍白,面容憔悴,两手夹在腰带下,透出茫然、阴沉、几乎毫无知觉的目光,听了这些明智的话语后,似乎变得活跃起来。每个人都已经在想象自己身处一片神奇的天堂般的土地上,在那里辛勤劳动的回报将是丰收。

「说得对!说得对!」四周疲惫的声音低语着。

「这个地方是…在…附…近…吗?」从一个角落里传来一声悠长的低语。

「兄弟们!」另一个更强的声音出现了。「我们必须立即听从这个建议,因为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辛苦太久,劳累过度了,但一切都是徒劳的。我们已经播种了原本可以作食物的种子,但洪水来了,把种子和泥土从山坡上冲走了,只剩下裸露的岩石。我们要应该永远赤裸赤脚地呆在这种,从早到晚只为保持饥渴而劳作的地方吗?我们必须出发,寻找更好、更肥沃、努力工作就能丰收的地方。」

「我们走吧!马上走吧,因为这个地方已经不再适合居住了!」大家小声嘀咕起来,每个人都开始走开,却没想过该去哪里。

「等等,兄弟们!你们要去哪里?」第一个提议者又开始讲话了。「我们当然得走,但不是这样走。我们得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否则我们可能会陷入更糟糕的境地而不是自救。我建议我们选一个我们都必须服从的领袖,他会给我们提出最好最直接的路。」

「那就选择吧!让我们马上选择吧!」周围人都听到了。

直到现在争论才开始,一场真正的混乱。每个人都在说话,没有人在听,也没有人听得见。他们开始分成几个小组,每个人都喃喃自语,然后就连小组都解散了。两人一组,他们开始互相挽着胳膊开始交谈,说着话,试图想要证明什么,互相拉着袖子,用手势示意保持安静。然后他们又聚在一起,还在交谈着。

「兄弟们!」突然响起了一个更加强烈的、盖过了所有其他沙哑、沉闷的声音。「我们不能像这样达成协议。每个人都在说话,却没有人在听。我们在选领导者呢!我们能选择谁呢?我们当中谁走的路足够多,知道该怎么走?我们都很了解彼此,我本人不愿意把自己和我的孩子置于这里任何一个人的领导之下。反正告诉我谁认识那个从今天早上就一直坐在路边树荫下的旅人?」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朝向陌生人,从头到脚打量他。

这位中年人,由于胡须和长发,几乎看不到他阴暗的脸,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沉思着,不时地用大手杖敲打着地面。

「昨天我看见那个男人和一个小男孩在一起。他们牵着对方的手沿着街道走去。昨晚男孩离开了村子,但陌生人却留在了这里。」

「兄弟,我们把这些无聊的小事忘了吧,免得耽误时间。不管他是谁,他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因为我们都不认识他,但他肯定知道最短、最好的路线来带领我们。我认为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因为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思考。要是换了别人,都可能已经窥探我们的事情十次甚至更多了,或者已经开始和我们中的一个人说话了,但是他一直独自坐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当然,这个人静静地坐着是因为他在思考些什么。除非他很聪明,否则这是不可能的,」其他人附和着,并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陌生人。每个人都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卓越的特质,证明了他非凡的智慧。

他们没有再花太多的时间交谈,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最好请求这位旅人担任领导者,在他们看来,他是上帝派来带领他们寻找这个世界上更好的领土和更肥沃的土壤的。他应该是他们的领导者,他们会毫无疑问地听从他,服从他。

他们从他们中间挑选了十个人到陌生人那里,向他解释他们的决定。这个代表团要让他了解悲惨的事态,并请他做他们的领导者。

于是那十个人走过去,毕恭毕敬地鞠躬。他们中的一个开始谈论这个地区贫瘠的土地,谈论干旱的岁月和他们所处的苦难。他如下说完话了:

「这些条件迫使我们离开我们的家园和土地,到世界上去寻找一个更好的家园。就在我们最终达成协议的这一刻,似乎是上帝已经怜悯了我们,他将你送到我们的面前——你这个聪明而可敬的陌生人——你将引导我们,脱离苦难。我们以这里所有居民的名义,请求你做我们的领袖。无论你去哪里,我们都会跟随你。你知道前方的路,你肯定出生在一个更幸福、更美好的家园。我们会听你的,服从你的每一个命令。聪明的陌生人,你会同意拯救这么多的灵魂免于毁灭吗?你愿意成为我们的领袖吗?」

在这番恳求的话语中,这位聪明的陌生人从未抬起头来。他始终保持着居民们发现他的姿势。他低下头,皱着眉头,什么也没说。他只是不时地用手杖在地上轻敲几下,然后——沉思。请求话音落下后,他没有改变姿势,慢吞吞地咕哝着:

「我愿意!」

「我们能和你一起去找寻更好的地方吗?」

「可以!」他没有抬起头继续说下去。

这时,热情和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但陌生人一句话也没对他们说。

十个人把他们的成功告诉在场的人们,并补充道,直到现在他们才知道这个人有多大的智慧。

「他一动也不动,也没有抬起头看谁在和他说话。他只是静静地坐着沉思。对我们所有的谈话和赞赏,他只说了五个字。」

「一个真正的圣人!罕见的智慧!」他们从四面八方高声呼喊,说上帝亲自派他作为天使从天上来拯救他们。所有人都坚信,在这样一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挠的领袖的领导下,一定会取得成功。

于是众人商议,明日黎明就起行。

下一页

斯特拉迪亚 (6/12)

上一段

我去拜访财政部长。他虽然说他忙得不可开交,倒立刻接见了我。

「您来得真凑巧,先生,正碰上我要休息片刻。公事可忙哪,忙得我两眼发黑!」部长说道,同时用疲惫不堪、没有神采的目光朝我看了看。

「是啊,工作这样繁忙,您的担子真不轻。毫无疑问,您一定在思考某一个重大的财政问题吧?」我说。

「我和建筑部长先生就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正在展开一场论战,我想您一定会感兴趣的。今天一清早,我已经费了整 整三个钟头的脑筋。我认为我一定能够捍卫正义的事业…… 现在我给您看看我准备发表的一篇文章。」

我迫不及待地想拜读这篇重要文章,同时想了解究竟是 什么事情引起财政部长和建筑部长之间如此激烈的斗争。部 长严肃地拿起稿子,咳嗽几声清清嗓子,然后认认真真地念着文章的标题:

「再论『我国古代南方边疆在何处』」。

「咦,这不是历史考证工作吗?」

「是历史考证,」部长回答说,他觉得奇怪:我怎么会提出这样意外的问题。他用疲惫不堪、毫无神采的目光从眼 镜上端望了望我。

「您研究历史吗?」

「我?!」部长很不髙兴地说道,「我研究这门学科已经将近三十年,不瞒您说,还颇有成果呢。」他说话的声音很威严,朝我看的目光带着责怪的意味。

「我非常重视历史,也非常崇敬献身于这门重要学科的 人士。」我恭恭敬敬地说,想多少弥补一下我刚才的唐突。

「不光是一般重要的学科,我的先生,而是最最重要的学科!」部长兴致勃勃地说,同时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我,看我有什么反应。

「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您只要想一想,」部长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国家的边疆问题按照我的那位建筑部长的观点来解决,那可真是祸患无穷啦。」

「他也是个历史学家吗?」我问道。

「他算是什么历史学家。他的著作危害不小哩。只要了解一下他对我国古代边疆问题的观点,您就立刻明白他不学无术,冒充专家,甚至可以这么说,他出卖祖国利益。」

「请问,他论证的是什么?」我又提了一个问题。

「根本谈不上什么论证,我的先生!要说有那么一点可怜的论证,那就是他认为古代南部边疆是在克拉迪亚城的北面。这简直是犯罪,因为这样一来,我们的敌人就可以心安理得、振振有词地宣布克拉迪亚以北的一些土地都是属于他们的。您倒想想看,他给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又带来多么大 的危害?」部长激昂地说,由于义愤填膺,声音变得断断续续。

「危害无穷啊!」我同样激动地说,仿佛由于建筑部长的愚昧无知,祖国已经遭到了灾难。

「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先生,我作为亲爱祖国的一个忠实儿子,也不应该就此罢休。我要把这个问题提交国民议会,让议会作出一个决议,我们国家的每一个公民都必须贯彻执行。要不然的话,我就提出辞职,因为这已经是我和建筑部长的第二次严重冲突。」

「难道议会对学术问题也能作出决议吗?」

「为什么不能?议会对任何问题都完全有权作出决议,决议对每个人来说都象法律一样必须服从。比方说,昨天有 一个公民来找议会,请求把他出生的年份提前五年。」

「我这怎么可能呢?」我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完全可能。假定说,他是在一八七四年出生的,那么议会就确定他出生的年份是……在一八六九年。」

「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为什么他要这样敝呢?」

「他非这样做不可,因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才能够有希望填补议员的空缺。而他是我们这一派的人,他会为巩固政局大大出力的。」

我大吃一惊,说不出一句话来。部长看到这种情况,说道:

「您大概觉得很惊奇。其实,这一类事情在我们这里不足为奇。比方说,议会同意一位太太的请求,把她的年龄减去十岁[1]。另一位太太递上一份呈子,要求国民议会郑重证实她与丈夫结婚后生下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应该是她丈夫的合法继承人,她的丈夫非常有钱。由于她有很硬的靠山,议会便满足了她纯朴的请求,郑重宣布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

「孩子在哪儿?」

「什么孩子?」

「就是您提到的那两个孩子。」

「孩子是根本没有的,您要知道。但是多亏议会的决议,大家才认为这位太太有两个孩子。这样一来,她和丈夫就言归于好了。」

「我有点儿弄不明白。」我说,虽然这显得很不礼貌。

「怎么弄不明白?……事情非常简单。我们谈到的这位太太,嫁了个富商,却没有生养孩子。明白吗?」

「明白。」

「这就好啦,现在再听我说下去:他因为很有钱,就巴望有孩子继承他的一大笔财产,可是偏偏没有孩子,这也就是他和他老婆不和的原因。于是她,象我刚才讲给您听的那样,去找议会求助,议舍认為可以满足她的请求。」

「富商本人也满意国民议会的这项决议吗?」

「当然满意罗。现在他完全放心了,很爱自己的妻子。」

我们的谈话就这样东拉西扯;部长先生谈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没有一句话触及到财政问题。

最后我终于十分谦恭地开口问道:「部长先生,您在财政方面一定安排停当了吧?」

「安排得妥妥贴贴!」他信心十足地说,接着又立刻添加道:

「主要的是要把预算制定好,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请问贵国的年度预算是多少?」

「八千多万。预算是这样分配的,发给前任部长们(包括退休的和离职的)三千万;增加勋章数量的费用——一千万;对人民进行节俭教育的费用——五百万。」

「对不起,请原谅我打断您的话,部长先生……我不明白这一条项目是什么意思——五百万拨作节俭教育的费用。」

「哎,您要明白,先生,财政问题的关键——就是节约,这是无庸置疑的。这种预算项目在世界上是找不到的,但是贫困使我们开动了脑筋。严重的国家财政情况迫使我们每年花费一大笔款子聊以弥补人民的困难。而现在情况总算在不断地好转,这要归功于提倡节约的那些作者,拨发一百万是理所应该的。我本人也打算写一本造福于人民的书,《古代人民的节约》,我的儿子已经动手写一本书:《节约对民族文化进步的影响》;我的女儿已经写出两个短篇小说,通俗易懂地对人民阐述应该怎样节约,现在她正在写第 三个短篇小说,《挥霍成性的柳比查和勘俭节约的米查》。」

「可以预料是一篇出色的小说。」

「非常出色!小说叙述柳比查由于贪图享受而潦倒不堪,而平时省吃俭用的米查嫁给了一个大富翁。『勤俭者才能交好运』——小说是这样结尾的。」

「这样一来,老百姓可以得到说不尽的好处啦。」我兴髙采烈地说。

「这是毫无疑问的,」部长先生赞同说,「好处真不小。譬如说我女儿吧,自从厉行节约以来,她已经积攒了十 万作嫁妆呢。」

「这可是国家预算中最重要的一个项目了。」我说道。

「是的,但是我想出这个主意来可很不简单哪!其他的预算项目倒是过去就有的。比方说,大众游艺活动费——五百万,秘密的政府开支——一千万,秘密警察费用——五百万,建立内阁和巩固政权费用——五百万,内阁成员出任代表的费用——五十万。在这些方面,正象在其他方面一样,我们都是十分注意节约的。其余的项目都是一些次要的。」

「那么教育费、军饷和官俸呢?」

「是啊,您想得周到。除了教育费,这方面还得开销四千万左右,不过这都划到经常的年度赤字中去了。」

「那么教育费呢?」

「教育费?噢,那就属于意外开支的项目。」

「您用什么抵补这样大笔的赤字呢?」

「没什么。我们能用什么来抵补呢?就让它挂在那里。等到倒欠的数字一大,我们就向外借债,借了再借。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尽一切力量使某些预算项目能有结余。我就在自己的部里厉行节约,我的同僚也积极响应。我要对您说,节约——这是任何一个国家繁荣昌盛的关键。为了节约起见,我昨天解雇了一个公务员,这样一来我们一年能少开销八百第纳尔。」

「您做得对!」

「先生,应该时时刻刻想到人民的利益呀。公务员哭哭啼啼,苦苦哀求让他继续干他的差事。这个人不坏,也是怪可怜的。可是不行哪,既然要服从我们亲爱祖国的利益,那就没法帮他的忙。他说:『我情愿拿一半工资』。我说:『不行哪,虽说我是个部长,可是钱不是我的,是人民的,是人民用血汗挣来的,我就应该珍惜每一分钱』。您倒说说看,先生,我能不能随意挥霍国家的八百第纳尔?」部长说到这里,等待着我的赞许。

「您做得完全对!」

「您瞧最近我就从秘密开支中拨出一大笔钱,交给一个内阁成员,为他太太治病。如果我们不在别的地方珍惜每一分钱,老百姓怎么负担得起这一切开销?」

「部长先生,请问国家收入情况怎么样?我看这想必是很重要的吧?」

「哼,这恰恰是并不重要的!……怎么对您说呢?说老实话,国家收入情况到底怎么样,连我也还弄不清楚。我在一家外国报纸上看到一些情况,但是可靠程度如何,那就很难说了。不过,总而言之,收入是十分可观的!」部长满有把握地说。

我们这场饶有意趣的谈话被一个公务员打断了。他走进办公室来报告、说是官员代表团要求拜见部长先生。

「让他们等一会儿!」部长对公务员说,然后转过身来对我说,「真是的,这两三天来,这些个没完没了的接见弄得我头痛极了。瞧我好容易挤出一点工夫来跟您作了一次愉快的谈话!」

「他们都有公事来找您吗?」

「您要知道,我脚上生了个大鸡眼,三四天前动了手术;谢天谢地,手术倒是非常顺利。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官员们在他们的上司率领下纷纷前来向我祝贺,为了手术顺利而表达他们喜悦的心情。」

我对部长先生说我剥夺了他不少时间,深深感到不安,为了不再影响他工作,我只能向他告辞,接着离开了办公室。

其实,关于财政部长的鸡眼,各报都有新闻报导:

「昨日午后四时,财政部官员们在他们的上司率领下拜见部长先生,为了鸡眼手术顺利而向部长先生热烈祝贺,表达他们喜悦的心情。部长先生亲切地接见他们,一位高级官员代表本机关全体官员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贺词,接着部长先生致答词感谢大家的由衷关怀。」

下一步

 

[1] 暗指德拉加王后,她比自己的丈夫——国王亚历山大大十二岁,而在国家历书上,她诞生的年份挪后了十年。

[2] 指的是臭名昭著的宫廷丑剧。德拉加王后没有生养孩子,继承人问题成为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一九〇〇年八月,朝廷正式宣布王后怀孕。议会因而在致国王的贺词中写道:「上天有灵,恩赐王后怀孕,王朝后继有人。塞尔维亚人民莫不额手称庆,欣喜若狂。」这样一来,全国各地向王后和未来的王储纷纷呈献礼品。过了相当时候,真相大白,原来这是一场骗局。这件事就成为空前未有的政治丑剧。